溴麝香草酚蓝

饥谨的大地
伸向阴暗的天

伸出乞援的
颤抖着的两臂

怎么觉得无时无刻都很恐怖
人太可怕了,所谓的圈子,社会也太可怕了,不可以犯一点错误,太可怕了
我还是安静自闭吧(...)

评论(4)
热度(1)

© 溴麝香草酚蓝 | Powered by LOFTER